中國科技創新活動空間分布及其政策意蘊 科技創新作品手工制作

發布時間:2019-10-16 01:30:15 來源: 法律文本 點擊:

  收稿日期:2013-06-03   基金項目:廣東省科技計劃項目(2012B040301037)   作者簡介:宋宗宏(1980-),男,湖北南漳人,經濟學博士,廣東省宏觀經濟信息分析中心預測部副部長,助理研究員,研究方向為宏觀經濟、經濟發展戰略與政策;趙丹妮(1983-),女,廣東汕頭人,管理學碩士,廣東金融學院廣州區域金融政策重點研究基地講師,研究方向為區域經濟、經濟發展戰略與政策。
  摘要:
  運用空間統計方法對中國2007—2011年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分布問題進行研究,結果表明:總體來看,我國科技創新活動存在顯著的空間正相關關系,但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分布極不均衡,基本形成了在創新集群上的“核心-外圍”格局,在東部尤其是長三角地區形成了較強的空間集聚效應。政府在制定科技創新政策時,應以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為契機,大力推進各省區間的聯合研發,共建研發平臺和創新支撐平臺,積極構建跨區域產學研聯系互動機制,強化省域間科技創新活動的集聚和協同效應。關鍵詞:科技創新;空間統計;空間分布
  文章編號:2095-5960(2013)05-0052 - 04
  中圖分類號:F204;文獻標識碼:A
  一、引言
  隨著全球經濟一體化進程的加快,各國經濟正加速從工業經濟向知識經濟轉型。尤其是國際金融危機之后,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實施“再工業化”發展戰略,紛紛加大對科技創新的投入,將其作為搶占未來產業發展制高點的重要手段。對于中國來說,科技創新不僅是縮小與發達國家技術差距、成功實現經濟追趕的重要途徑,也是抓住第三次產業革命機遇實現“彎道超車”的重要支撐。科技創新能力越強的國家,其在世界產業鏈中的位置就越高。提高科技創新能力,是一國經濟持續成長和發展的關鍵所在。雖然我國的科技創新能力近年來取得了長足的發展,進步有目共睹,但與西方發達國家相比仍存在不小差距。黨的十八大特別提出要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將科技創新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因此,有必要加強對科技創新及其經濟影響的研究。本文主要以我國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分布及其特點為研究對象,對促進我國科技創新活動的相對均衡化發展,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
  Schumpeter(1912)[1]開創性地提出了科技創新的概念。他認為創新包括五個方面,即:采用一種新的產品;采用一種新的生產方式;開發一個新市場;利用了新的原材料或半制成品;采用了新的生產組織形式。他指出創新是資本主義最根本的特征,企業家是創新和經濟發展的主要推動者。Freeman(1982)[2]認為科技創新戰略可以分為三種,即按照創新時機和創新程度來區分,可以分為進攻型戰略、防御型戰略和模仿型戰略。科技創新對政府科技創新方面的相關政策非常敏感,有效的政策能大大促進科技創新水平的提高,而科技創新能夠有效促進經濟增長。Lawrance(1999)[3]對東亞經濟增長的情況進行了對比研究,指出雖然技術進步大大促進了西方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但是對于亞洲的新興國家而言,科技創新并沒有推動這些國家的經濟增長。原因在于西方發達國家對于先進的技術存在壟斷,創新能力在世界范圍內存在極大的差異,而且新興國家的有形資產也需要積累到一定程度,才能使創新有效促進經濟增長。
  與國外的研究相比,我國對科技創新及其經濟影響的研究起步比較晚。周寄中(2002)[4]指出科技創新可以分成科學創新和技術創新兩部分,科學創新為注重基礎性和應用性的研究,而技術創新與科學創新的研究目的不同,技術創新著重于技術以及試驗性研究,與產品的市場化密切結合。簡而言之,所謂科技創新,就是從基礎研究到應用性研究、試驗開發并最終使得技術成果商業化的過程。康繼軍和侯雪琨(2011)[5]運用1998—2007年31個省、市和自治區的自然科學基金申請數、科技活動經費內部支出、研發經費支出以及研發人員全時當量等數據,研究了我國科技創新水平的分布規律特征及其影響因素,結果發現東部地區的科技創新水平明顯高于中西部地區。魏守華、禚金吉和何嫄(2011)[6]運用塞爾指數和區域基尼系數,發現我國區域創新能力在空間分布上具有明顯的集聚特征,尤其是向東部地區集聚,并運用多元回歸和空間自相關等方法分析這種分布特征與變化趨勢的成因。大部分研究都認為我國各省間的科技創新能力存在較大的區域性差異。
  現有文獻在研究區域科技創新時,往往將各個區域看作是一個獨立的系統并運用經典的計量回歸模型進行分析。實際上,各個區域的科技創新水平并非相互獨立,而是相互聯系的。因此,不考慮區域間存在空間自相關性的研究結果是存在偏誤的。而空間統計學則充分考慮到空間相關性對各種經濟活動的影響,其模型更符合客觀實際情況。本文擬采用空間統計學的分析方法,將單一要素的區域間互動因素納入分析模型,對我國各省科技創新情況進行了研究,進而揭示省域間科技創新水平存在的空間差異,以期為我國制定更為均衡有效的科技創新政策提供一定的參考。
  二、數據與方法
  本文以中國31個省(直轄市、自治區)的相關數據為樣本,研究了我國2007—2011年間的省域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分布問題。由于我國各個省域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科技創新活動不可避免地也會在空間上呈現出不平衡現象,如何準確測度這種不平衡已經成為一個重要的研究課題。傳統的計量方法將每個省域作為獨立對象研究,不考慮省域間的相關性及空間溢出效應,存在嚴重的局限性。在現實的科技創新活動中,受人才、資金、技術等資源省際間的流動以及區域間的創新合作等因素影響,各省的科技創新活動并不服從獨立分布,每個省域都受到其他省域的影響,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溢出效應隨著省域改變。運用空間自相關模型能夠有效測度各省域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溢出效應,為避免傳統計量方法的局限性,本文擬采用全局空間自相關指數即全局Moran I指數,定量考察省域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溢出效應。科技創新是一種復雜的、包含諸多方面的社會經濟活動,為方便測度和簡化運算,本文用專利申請受理數來衡量科技創新活動的成效。其中,Moran散點圖用于直觀展現省域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集聚情況,全局空間自相關指數由matlab軟件計算得出。   (一)全局空間自相關指數分析
  運用全局MoranI指數衡量我國省域間科技創新活動,反映的是整體區域上的自相關關系。該指數的取值范圍在-1至1之間。若計算所得全局Moran I指數在-1至0之間,則表示科技創新活動在整體區域上呈現負相關,表現出空間排斥性;若計算所得全局Moran I指數在0至1之間,則說明創新活動在整體區域上呈現正相關,表現出空間上的集聚趨勢。若計算所得全局Moran I指數為0,則表明省域科技創新活動服從空間上的獨立分布,各個省域間科技創新活動不相關。全局Moran I的表達式為:Moran I=∑ni=1∑nj=1Wij(Yi-Y統計量,用于檢驗全局Moran I指數的顯著性。Z值若大于正態分布函數單邊概率5%水平下的數值(1.65),則表明全局Moran I指數統計顯著。
  (二)Moran散點圖
  Moran散點圖用于研究各省域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差異程度。Moran散點圖的X軸為變量的離差,Y軸是變量的空間滯后變量。Moran散點圖分為4個象限。這4個象限表示省域間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差異類型。第一象限是HH象限,表示某省域及周邊省域科技創新活動均較多,也就是說科技創新活動多的省份被創新活動多的省份包圍,表現為創新的集群現象;第二象限LH,表示某省域科技創新活動少,但周邊省域科技創新活動多;第三象限LL,表示某省域及其周邊省域科技創新活動均較少;第四象限HL,表示某省域科技創新活動多,但周邊省域科技創新活動少。省域與其周邊省域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關系,可由點所在象限判斷。
  三、省域科技創新活動空間依賴分析近代以來的世界經濟史表明,經濟越發達的國家和地區,其科技創新活動也越多,科技創新活動往往會伴隨著經濟集聚而產生集聚效應。根據上述公式計算得到全國科技創新活動的全局Moran I指數,如表1所示。
  從表1可得,2007—2011年,科技創新活動全局Moran I指數均大于0,在0.2至0.3之間浮動,均通過了5%的顯著性檢驗,這充分說明我國科技創新活動并不服從空間上的獨立分布,整體呈現出空間上的集聚特性,省域間存在正的空間溢出效應。從2008年開始,全局Moran I指數的值在0.28上下浮動,明顯大于2007年的0.22。這表明隨著自主創新戰略地位的凸顯,我國對科技創新活動的支持力度不斷加大,取得了明顯的成效,具有較強的空間溢出效應。
  四、省域科技創新活動空間集聚特征分析
  由上文分析可知,中國2007年的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自相關程度較2011低,因此,本文選取2007年與2011年這兩個具有代表性的年份,分別呈現各省域的Moran散點圖(見圖1、圖2),進一步分析中國科技創新活動省域空間關系特征。
  如圖1、圖2所示,圖中一個點代表一個省(直轄市、自治區),點所在象限反映了該省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依賴和集聚特性。在本文選取的2個年份中,大多數省域位于第一和第三象限,表明我國省域科技創新活動具有空間正相關關系。2007年與2011年的散點圖中,位于第一象限的省域均只有5個,說明我國科技創新活動雖然呈現出空間上的正相關,但是整體發展水平仍然很低。大量省域分布在第三象限,表明我國仍有大量省域的科技創新水平比較低。與2007年相比,2011年的Moran散點圖顯示,仍有不少省域的科技創新活動存在較強的不穩定性,在第二象限中的省域表現得最為明顯。這種空間上的集聚性和分布的差異性,表明我國基本形成了在創新集群上的“核心-外圍”格局,且呈現出一定程度的穩定性。
  為進一步直觀呈現我國科技創新活躍程度的分布情況,本文計算出各省域2007和2011年局域空間自相關統計值,并在LISA圖中用不同灰度和字母予以標示(見圖3、圖4)。可以看出,2007年至2011年,位于HH象限的省份從1個變為3個,2007年有2個省份位于LH象限,但是到了2011年,沒有地區位于LH象限。這表明東部地區尤其是長三角地區科技創新活動不斷增多,呈現出正的空間關聯的全域性趨勢。2007和2011年,均只有四川位于HL象限。2007年時,新疆位于LL象限,到了2011年,新疆和內蒙古都位于LL象限,表明廣大西部地區尤其是西北地區科技創新活動較少。總體來看,我國科技創新活動分布呈現出東強西弱的格局,地區間發展極不平衡。
  五、結論與政策建議
  本文以專利申請受理數作為衡量科技創新活動的指標,運用空間統計方法,研究了2007—2011年中國省域科技創新活動的分布情況,得出以下結論:一是科技創新活動整體上存在顯著的空間正相關關系,表明我國省域科技創新活動存在空間集聚效應;二是我國科技創新集聚程度仍然很低,基本形成了在創新集群上的“核心-外圍”格局,其中大多數省份處于創新外圍地位;三是我國的科技創新活動在東部,尤其是長三角地區形成了較強的空間集聚效應,其他省區科技創新活動的空間集聚趨勢表現并不明顯。基于上述分析,筆者認為政府在制定科技創新政策時,應以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為契機,大力推進各省區間的聯合研發,共建研發平臺和創新支撐平臺,積極構建跨區域產學研聯系互動機制,強化省域間科技創新活動的集聚和協同效應。
  參考文獻:
  [1]Schumpeter, Joseph A. Theorie der Wirtschaftlichen Entwicklung (The theory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Leipzig: Dunker and Humblot, 1912[M]. Originally published: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34.
  [2]C.Freeman. The Economics of Industrial Innovation[M].The MIT Press, 1982.
  [3]Lawrence. J Lau. The Source of East Asian Economic Growth, in Gustav Rains, Sheng-Cheng Hu and Yun-Pen Chu (eds.):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Contemporary Development into the 21st Century[M]. Edward Elgar Press, 1999.
  [4]周寄中.科學技術創新管理[M]. 北京:經濟科學出版社,2002.
  [5]康繼軍,侯雪琨.我國區域創新能力分布和影響因素的空間分析[J].技術經濟,2011(3): 1-6,116.
  [6]魏守華,禚金吉,何嫄.區域創新能力的空間分布與變化趨勢[J].科研管理,2011(4): 152-160.

相關熱詞搜索:意蘊 科技創新 中國 分布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neqrhk.live
双色球红球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