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享受治病救人的成就感”:對自己有成就感的句子

發布時間:2019-10-16 01:32:18 來源: 法律論文 點擊:

  這次為錢菊英教授拍攝封面照片是在她的辦公室里。在我的印象里,不管是在學術會議上演講,還是看門診,她都是一副嚴肅、認真的“學術范兒”。然而這次拍照,卻讓我見到了錢教授的另一面,我們請她在樓道的白墻前擺造型拍照片,她竟然很害羞地說,樓道里會有別人,多不好意思啊。一直到拍完坐下采訪,她才又恢復了輕松又有點認真的表情。
  危險因素,不得不常談的話題
  提到冠心病的危險因素這個“老生常談”的話題,錢教授卻并不認為多余,“再老生常談也要談,要時刻強調,讓百姓熟記于心,真正認識到它們的重要性,把冠心病防患于未然,這才是我們的最終目的。預防,永遠比治療更重要。”
  冠心病的危險因素總的來說分為兩類——不可改變和可以改變的危險因素。
  不可改變的危險因素
  年齡 年齡越大,發病率越高。
  性別 男性45歲以上,女性55歲以上,發病率明顯升高,也就是說,男性的發病年齡比女性提早約10年。女性絕經期之前,心血管受到雌激素的保護,絕經以后,冠心病發病風險會顯著提高。70歲以后,發病風險女性幾乎跟男性一樣。
  家族史 親屬有早發冠心病病史的,更易罹患冠心病。
  可以改變的危險因素
  血脂 血液脂質含量異常,包括總膽固醇、甘油三酯、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增高,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降低。有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癥的家庭,膽固醇明顯升高的小孩很小的時候就會有動脈粥樣硬化斑塊。
  血壓 血壓水平越高,發生冠心病的危險也越大。
  糖尿病 糖尿病使心血管疾病的危險性增加。且糖尿病致動脈粥樣硬化風險,女性大于男性。
  吸煙 也跟動脈粥樣硬化密切相關,還會損害血管內皮的功能,導致血栓形成。
  缺少體力活動 日常生活中常有體力活動可以保護患者不發生或不因強體力活動而致心肌梗死。
  超重和肥胖 目前認為超重和肥胖是冠心病的危險因素,主要是通過影響血壓和血清膽固醇水平損害心血管。
  心腦血管疾病的“中國特色”
  錢教授細細地講完冠心病的諸多危險因素,又補充道:“其實我國心腦血管疾病的發病也有自己的特色。”
  吸煙嚴重 我國是煙草大國,吸煙對心血管的影響更加突出。
  高血壓者更易中風 同樣條件下,高血壓對心腦血管事件的影響,在歐美人和中國人中不太一樣。在歐美人群中,高血壓對腦血管和對心血管的影響差不多;在中國,高血壓對腦血管的影響顯著大于對心血管的影響。就是說,中國人群高血壓患者更容易卒中。這也是有中國特色的。
  糖尿病患者比例高 中國還有個特點,就是糖尿病患者比例很高,因此對心血管的影響更突出。
  發展趨勢不理想 歐美等西方國家健康教育做得比較好,現在冠心病的發病率已經處于平穩期,而中國的冠心病發病情況還是有越來越高的趨勢。
  信任醫生,才能挽救自己
  談到“信任”,錢教授一臉凝重,“醫生不可能看完所有患者,我們最希望看到百姓能提高健康意識,不生病、少生病、晚生病。到醫院來看病,能充分信任醫生,配合醫生更好地完成治療。”錢教授拿心肌梗死舉了個例子,臨床上常常碰到這樣的患者,發生急性心肌梗死的時候,不會正確判斷自己的病情,不知道及時到醫院急救;知道去醫院的,又常常沒有找到能進行介入或溶栓治療的正確的醫院;到了醫院,醫生擬定了治療方案,卻不信任醫生,不肯簽字配合,結果白白耽誤了寶貴的治療時機。
  “時間就是生命,時間就是心肌。急性心肌梗死每耽誤一分鐘,就有大量的心肌細胞死亡,后果是不堪設想的。”錢教授不無惋惜地說。
  醫院對于急性心肌梗死患者的治療包括:
  直接冠狀動脈介入治療 有急診冠狀動脈介入治療條件的醫院,在患者到達醫院90分鐘內能完成第一次球囊擴張的情況下,對所有發病12小時以內的急性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患者都會進行直接冠狀動脈介入治療,球囊擴張使冠狀動脈再通,必要時植入支架。
  溶栓治療 如無急診冠狀動脈介入治療條件,或不能在90分鐘內完成第一次球囊擴張時,若患者無溶栓治療禁忌證,對發病12小時內的急性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患者要進行溶栓治療。溶栓治療后仍應轉到有冠狀動脈介入治療條件的醫院做進一步治療。
  “也就是說急性心肌梗死患者,能做介入治療的,一定要做;沒條件做的,先溶栓,再轉院,評估是否還要做介入治療。總之還是一句話,充分信任醫生,醫生會用專業的醫療知識為患者做出最優的選擇。”錢教授簡單明了地闡明了自己的觀點,也表達了一名醫生對于患者信任的渴望。
  “神奇”的可降解支架
  談及挽救無數生命的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介入治療支架的研究進展,錢主任回憶了整個支架的“發展史”。
  裸支架 最早的支架是裸支架,當時的挑戰是,如何將它做得有韌性又夠硬。支架韌,則可以通過方向不定、分支角度較大的冠狀動脈;支架硬,則可以撐住已被擴開的狹窄的動脈內腔,使其不會回縮。
  藥物涂層支架 當金屬裸支架進入醫療領域后,人們發現并沒有想象中的完美,它會不斷受到機體“攻擊”。原來,機體把支架當成異物,把支架和動脈內膜接觸的部位當成創傷區,導致再狹窄的發生。于是,藥物涂層支架應運而生。這種支架植入體內后,藥物便會緩慢釋放出來,抑制新生組織在支架周圍生長,保持冠狀動脈通暢。
  完全可降解支架 鍍膜支架上的藥物終會耗盡,到那時,醫生和患者又將面對裸支架的問題。21世紀初,比利時科學家報道了一種新型動脈支架。這種支架和傳統的支架不同,它可以在體內自行溶解,被機體吸收。這種新型支架在動脈狹窄時可以起到擴張血管的作用。當急性期過去、支架作用完成、血管重新塑形后,它可以溶解、消失,從而避免了局部炎癥反應的不良后果。
  “完全可降解支架的神奇之處在于,支架將血管擴張、重塑,作用完成以后就自行降解了,還人體一段完好如初的血管,如果以后再狹窄或發生病變,也不影響再次介入或搭橋。希望這種支架在我們國家也能上市,應用于臨床。”談起這個“新事物”,錢教授話語中含著期待。
  做醫生,就是選擇了辛苦,“但是我很享受治病救人帶來的成就感,不是所有職業都有這種感覺的。”談及自己選擇醫生這個職業的初衷,錢教授的回答非常樸實,卻擲地有聲。
  (錢菊英教授每周一、四上午有特需門診)
  封面人物
  錢菊英,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心內科副主任、內科教研室副主任、心導管室副主任,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上海市醫學會心血管病分會副主任委員兼秘書,中華醫學會心血管委員會委員,中國醫師學會心血管內科醫師分會委員會委員。擅長冠心病的介入治療,心血管疾病的診斷和治療。

相關熱詞搜索:治病救人 我很 成就感 享受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neqrhk.live
双色球红球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