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官正之子吳少華_陳同海受賄近2億

發布時間:2019-04-05 01:27:46 來源: 法律論文 點擊:

  近2億元的受賄金額,創下中國1949年以來官方處理并公布的貪腐案件數額之最      《財經》記者 王和巖      這一切發生在涉案被查兩年之后。
  
  61歲的陳同海于2009年7月15日上午9時走上了被告席,接受一審宣判。
  
  此時,他頭發斑白,神情落寞,很難讓人意識到他就是風光一時的中國石油界顯赫人物――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原總經理、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交易所代碼:600028,香港交易所代碼:0386)原董事長。
  
  法院判決顯示,從1999年到2007年6月,陳同海利用職務便利,收受他人錢財人民幣70萬元、歐元30萬元、美元156萬余元、港幣1.78億余元――以上共計折合人民幣1.9573億余元。案發后,陳同海退繳了全部贓款。
  
  法院認為,陳同海論罪應判死刑,鑒于其有自首情節,且認罪悔罪態度良好,并檢舉他人犯罪線索,故從輕判處死緩,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據《財經》記者了解,今年6月12日,該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公開開庭審理。
  
  在庭審中,陳同海對所犯罪行全部予以承認,其辯護律師為他做了罪輕辯護。此番法院宣判,對檢方指控全部予以認定,對律師的辯護意見則全部予以駁回。
  
  對于死緩的判決結果,陳同海當庭并未表示是否上訴。按照中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自接到判決書次日起,上訴期為十天。
  
  近2億元的受賄金額,是中國自1949年以來官方處理并公布的貪腐案件數額之最。
  
  陳同海其人
  
  陳同海出身于革命世家。他的父親陳偉達是中共上海早期學運領導人之一,參加過1935年的“一二?九”運動,時為上海學生領導人之一;1937年即加入中國共產黨,之后在上海、浙江一帶從事中共地下活動,曾擔任華東野戰軍師級政委。1949年后,陳偉達長期在浙江任職,最高任浙江省委書記,后轉任天津市委第一書記兼天津警備區政委、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
  
  陳同海出生于1948年9月。1976年,陳同海從東北石油學院畢業后,分配至大慶油田,在研究院開發一室做地質員。次年,陳同海從大慶油田調至浙江省科委。
  
  1983年3月至1991年6月,陳同海歷任原中石化鎮海石油化工總廠黨委副書記、書記,寧波市副市長,浙江省計經委副主任。1991年6月,43歲的陳同海出任寧波市代市長,次年初任市長。
  
  1994年1月,陳同海奉調進京,任國家計劃委員會副主任、黨組成員。四年后,陳同海重回石油界,出任中石化集團公司副總經理。
  
  2003年4月起,陳開始擔任中石化集團總經理、中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石化股份)董事長。
  
  2007年6月22日,陳同海出人意料地被免去中石化集團總經理、黨組書記職務。中石化股份當天夜間發布公告稱,陳同海因“個人原因”,辭去董事長和董事職務。
  
  此后有媒體報道稱,6月22日下午,中石化集團在總部召開總部機關和在京所屬單位黨政主要領導干部會議,中組部副部長王東明、國務院國資委主任李榮融等出席了這一會議。王東明宣布了相關任免決定。
  
  當時陳同海一度出現在會場,但中途離去,再未回來。
  
  2007年10月15日,國資委主任李榮融在中共十七大中央企業系統代表團分組討論時透露,陳同海已被“雙規”。但李榮融并未說明陳同海被調查的緣由。
  
  2008年1月26日,新華社發布消息稱,陳同海在擔任中石化集團副總經理、總經理和兼任中石化股份副董事長、董事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錢款數額巨大;利用職權為情婦謀取巨額不正當利益;生活腐化。
  
  該消息稱,陳同海的行為已構成嚴重違紀,其中受賄問題已涉嫌犯罪。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規定,經中共中央紀委審議并報中共中央批準,決定給予陳同海開除黨籍處分;經監察部研究并報國務院批準,決定給予陳同海開除公職處分;對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財經》記者獲知,就在新華社發布這條消息的前一天,即1月25日,陳同海已被正式逮捕。
  
  對于任職于中石化集團期間的陳同海,業內外后來褒貶不一。有人認為他獨斷專行,也有人認為其大力推行改革,工作有魄力。
  
  油田基層員工則對陳同海多有批評,指其降低了基層員工收入等。不過,一位中石化集團員工認為,陳同海推行下崗分流符合國家政策和市場需要,只是中石化的實力和財力不及中石油,所以員工意見較大。
  
  陳同海其罪
  
  法院判決顯示,1999年至2007年6月間,陳同海利用擔任中石化集團公司副總經理、總經理和中石化股份副董事長、董事長的職務便利,在企業經營、轉讓土地、承攬工程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錢款共計折合人民幣1.9573億余元。
  
  據《財經》記者了解,2007年夏天,陳同海被“雙規”。該案經紀檢機關、檢察院近兩年的調查處理,于今年6月12日在北京二中院一審開庭審理。
  
  此次庭審從上午8時30分開始,中午休庭一小時后繼續開庭,直至晚上6時多方告休庭。
  
  檢方起訴時表示,陳同海在辦案機關尚未掌握案情的情況下,主動交待了收受上述巨款的真實情況,并積極配合有關部門追繳全部贓款,有自首情節。
  
  據旁聽者介紹,庭審中,陳同海認罪態度很好,對檢方的指控沒有異議。在法庭調查階段,陳同海只對一些證人證言提出了一些看法。
  
  陳同海的辯護律師是北京市信利律師事務所的高子程、劉家眾。他們為陳同海作了罪輕辯護。旁聽者稱,舉證質證期間,辯護律師的發言曾數次被審判長打斷。在之后進行的兩輪法庭辯論中,律師強調,陳同海是為國家利益承擔個人風險的人,也是為國家利益做出巨大貢獻的人。
  
  不過,法院的判決最終駁回了律師的全部辯護意見,對檢方指控全部予以認定。
  
  一審開庭及宣判后,兩位律師均表示,就此案不接受記者采訪。
  
  《財經》記者獲悉,陳同海涉案的上述錢款,均在其子名下。但此案只追究了陳同海的責任,沒有其他同案人員,相關行賄人員也未作司法處理。
  
  據《財經》記者此前的調查,陳同海的“落馬”,源于山東省委原副書記兼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的檢舉。2008年12月23日,杜世成被廈門中院認定受賄626萬元人民幣,一審判處無期徒刑。杜未上訴。
  
  死緩爭議
  
  陳同海被判死緩的消息經媒體公布后,在互聯網上引發了熱議。一些網友在留言和評論中,列舉了這幾年一些大案要案,指出陳同海收受賄賂近2億元,數額空前;而此前的2007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原局長鄭筱萸,受賄數額為600多萬元,便被處以極刑。2009年6月,原首都機場董事長李培英貪污、受賄金額為1億余元,終審獲死刑。
  
  陳同海案宣判后,北京二中院有關負責人通過新華社發布“答記者問”,對一些爭議問題進行了解釋。
  
  該負責人表示,《刑法》第48條規定,死刑只適用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對于應當判處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須立即執行的,可以判處死刑同時宣告緩期二年執行。陳同海受賄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依法應對其判處死刑。但陳同海具有自首這一法定從寬情節,同時,還具有主動退繳全部贓款、檢舉揭發他人違法違紀線索,并認罪悔罪等酌定從輕處罰情節。
  
  因此,法院綜合考慮全案案情以及上述法定和酌定從寬處罰的量刑情節,做出死緩判決,既符合《刑法》第67條相關的規定,也符合2009年3月最高院、最高檢聯合發布的《關于辦理職務犯罪案件認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節若干問題的意見》精神。
  
  該負責人強調,受賄數額是對受賄犯罪分子量刑需要考量的重要因素之一,但不是惟一重要因素。根據法律規定,對犯罪分子決定刑罰,應當根據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法判處。對于犯罪數額特別巨大,論罪應當判處死刑,但被告人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從輕、減輕處罰情節的,原則上不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司法實踐中,法院在審判貪污賄賂案件中也均遵循了上述原則,例如云南省原省長李嘉廷受賄案中,李嘉廷受賄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就是因為其具有立功情節而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回顧法院曾經判決的受賄案件,確實存在對一些比陳同海犯罪數額小的受賄犯罪分子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情況,例如成克杰、王懷忠、鄭筱萸等。這些受賄犯罪分子都不具有法定從輕處罰情節,而且還分別具有拒不認罪、索賄、受賄行為造成后果極其嚴重等從重處罰情節,因此法院依法對其判處了死刑,立即執行。
  
  該負責人認為,法院對陳同海的判決是有事實和法律根據的。對陳同海判處死緩刑,并不意味對其輕縱,是法院正確適用法律、執行刑事政策的結果,體現了法院對腐敗行為的嚴厲懲處,也體現了寬嚴相濟的基本刑事政策。
  截至本刊發稿,陳同海尚未正式作出是否上訴的決定。
  
  根據中國《刑法》以及相關司法解釋,被判處死緩的罪犯,二年的死刑緩期屆滿后,只要沒有故意犯罪,應減為無期徒刑,有重大立功甚至可減為15年以上有期徒刑。此后還可以再減刑。但累計減刑后,實際執行的刑期不得少于12年(不含死緩的二年)。■
  
  本刊記者趙劍飛、楊悅對此文亦有貢獻
  
  中國近年重要貪腐死刑案件(含死緩)
  
  成克杰
  
  原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委員會副書記、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被認定收受賄賂、款物合計人民幣4000余萬元。2000年9月14日執行死刑。
  
  胡長清
  
  原江西省副省長。被認定收受、索取他人財物,折合人民幣545.55萬元,此外,對明顯超過其合法收入的161.77萬元人民幣的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2000年3月8日執行死刑。
  
  王懷忠
  
  原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省長、黨組書記。被認定受賄517萬余元,另有價值480萬余元財產來源不明。2004年2月12日執行死刑。
  
  鄭筱萸
  
  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被認定受賄折合人民幣649萬余元,另被認定犯有玩忽職守罪。2007年7月10日執行死刑。
  
  姜人杰
  
  原江蘇省蘇州市副市長。被認定受賄人民幣1.0867億余元、港幣5萬元、美元4000元,一審判處其死刑。宣判后當庭提出上訴。此后未見有公開報道。
  
  曾錦春
  
  原湖南郴州市委副書記、市紀委書記。受賄及索賄共計折合人民幣3151.84萬元。此外,有折合人民幣共計952.72萬元的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一審被判處死刑,提出上訴;二審開庭后尚未見判決結果的公開報道。
  
  李培英
  
  原首都機場集團公司總經理、董事長。被認定受賄人民幣2661萬余元,貪污8250萬元。一審判處死刑,上訴后終審維持原判。目前最高法院正對其進行死刑復核。
  
  李嘉廷
  
  原中共云南省委副書記、云南省人民政府省長。被認定受賄人民幣1810萬余元。以受賄罪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韓桂芝
  
  原黑龍江省政協主席。被認定非法收受款物共計人民幣702萬余元,一審判處其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王昭耀
  
  安徽省政協原副主席。被認定受賄折合人民幣704萬余元,另有折合人民幣近650萬元的財產明顯超過合法收入,不能說明合法來源。一審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吳振漢
  
  原湖南省高院院長。被認定收受賄賂折合人民幣607萬余元。一審判處其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王有杰
  
  原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被認定受賄共計折合人民幣634萬余元,另有折合人民幣890萬余元的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李寶金
  
  原天津人民檢察院檢察長。被認定收受賄賂折合人民幣562萬余元。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何閩旭
  
  原安徽省副省長。被認定受賄折合人民幣共計841萬余元。一審以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劉志華
  
  原北京市副市長。被認定受賄折合人民幣696.59萬元。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資料來源:本刊實習記者王璇根據公開報道整理
  
  

相關熱詞搜索:受賄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neqrhk.live
双色球红球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