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運招商局“非常碰撞”] 招商局背后家族

發布時間:2019-03-21 01:27:43 來源: 法律論文 點擊:

  起因于一次不同尋常的人事更替的這場并購傳說,離落實還有相當遙遠的距離      短短四個月內,中國對外貿易運輸(集團)總公司(下稱中外運集團)經歷了一場“非常”人事更替:董事長和總經理雙雙離職,履新者均沒有從內部產生,而由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國資委)自外部“空降”。由此,招商局與中外運兩家大型央企,亦被卷入“重組合并”的疑云。
  2005年8月29日,國資委宣布,上任僅一年的孟憲剛不再擔任中外運董事長、董事和黨委書記,揭開了這家主營物流的央企人事異動序幕。
  時至年底,12月27日,中外運集團召開了集團中層以上干部會議。國資委宣布,已在2004年底退休的原五礦集團董事長苗耕書接替孟憲剛,成為公司董事長;招商局集團副總裁趙滬湘則被任命為公司董事,提名總經理人選。與此同時,在中外運工作了將近24年的原董事、總經理張斌被免職。兩日后,在中外運第一屆第十六次董事會上,趙滬湘的任命正式獲得通過。
  在此之前,外界紛傳招商局集團總裁傅育寧將是張斌的繼任者。而今趙的到任,驟然間,為市場提供了諸多有關招商局與中外運兩家大型央企重組合并之遐想題材。受傳聞刺激,中外運所屬的內地A股上市公司外運發展(上海交易所代碼:600270)、香港H股上市公司中國外運(香港交易所代碼:0598)的市場表現則一路上揚。
  今年1月16日,包括彭博社(Bloomberg)在內的外電,均關注并報道了兩家央企“即將合并”的消息,并稱國資委已經批準了總資產600多億元的招商局正式“托管”資產為200多億元的中外運。一些報道更指出,此次整合后,兩家公司可能將有協同效應的資產注入上市公司。
  諸多說法并非無的放矢。《財經》從中外運內部獲悉,國資委一位高層領導在前述人事變動之際,確曾提出招商局與中外運“合并”建議。不過,這僅僅停留在建議階段,遠未形成具體方案。
  “(估計)在一兩年內,這樣的事都不可能發生。”知情者稱。事實上,招商局和中外運的管理層,亦在2月初向外界正式否認了有關合并的傳聞。
  
  張斌之憾
  
  不過,這起“非常碰撞”之始末,卻從一側面,反應出國資委主導下的央企改革思路正面臨著越來越大的挑戰。
  這次人事任免之所以非同尋常,一方面是董事長和總經理雙雙易人,另一方面則在于接替人選竟全部來自外部。這并不符合業績良好的國企高層通常由內部人接任的慣例。
  “在一般情況下,總經理這么重要的位置(人選)都會從公司內部產生。因為長久浸淫于某一公司的管理者,對企業更為熟悉,更易于制定和落實切合實際的發展戰略。”一位中外運高層對《財經》表示。
  去年8月離職的孟憲剛,在2004年7月正式獲國資委任命,填補原中外運董事長羅開富、黨委書記諸玉蘭退休后留下的職位空缺。在進入中外運之前,孟曾擔任中國化工進出口總公司、中國國際旅行社總社等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的監事會主席。
  與孟之“空降”性質有所不同,1956年出生的張斌,是一名物流行業和中外運的元老。張畢業于蘭州鐵道學院運輸管理系,后來還獲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國際MBA學位。他1982年起進入中外運,從最基層崗位一直干到2001年5月升任公司總經理。期間,張斌還曾駐外四年,擔任過美國華運公司經理、空運部總經理等職。
  熟悉張的人士說,張斌英文流利,亦眼光獨到,無論學歷和經歷在國企中都堪稱翹楚。在去職前,張也是中外運兩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
  孟憲剛進入中外運之時,作為總裁的張斌曾照例表態,要“在以孟憲剛同志為領導的新領導班子帶領下,團結奮斗,開創外運集團新的局面”。但是,手握實權的張斌很快與孟出現分歧。有報道稱,孟曾設想建立黨委決定機制等,但因與張斌意見不合,“很少人配合”。
  接近張斌的人士對《財經》稱,張斌與董事長意見不合,發展戰略不同,理念有分歧;加上雙方在處理問題時方法過激,矛盾也逐漸上升。為了公司穩定,國資委不得已選擇人事變動。
  缺乏企業內部基礎的孟被首先調離,但張斌亦未能如愿。接近國資委的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國資委最初希望通過干部調動,解決中外運的高層矛盾,準備將招商局的趙滬湘調入中外運,張斌則調往招商局。但很快,張斌被指一項投資決策違反國資委規定,新任命被暫時擱置。
  在熟悉張斌的人士看來,張在經營上很有想法,其領導下的中外運在過去幾年頂住了物流業開放的市場壓力,保持了良好業績。2001年,張斌出任總裁之時,正是中國根據WTO承諾逐步開放物流業的開始。以快遞服務為例,隨著國際快遞企業獲得更大的市場拓展空間,外資快遞公司獨資運營的勢頭日漸顯現。2004年底,與中外運組建了合資企業16年的美國UPS公司以1億美元,買斷在華的國際快遞業務,中止了雙方的合作。中外運面臨重組轉型的壓力。
  在張斌任上,公司進行了大規模的改組、裁員和制度變革。其中最大的成果,即是在2002年11月,將沿海沿江的11家省市子公司的主營業務和優良資產剝離出來,與四家專業子公司一起,共同組建成中國外運股份有限公司,并于2003年2月13日在香港成功掛牌上市,融資總額5.03億美元。
  2004年,中外運的主營業務收入達到了341億元,利潤為52.4億元。
  據知情人介紹,張斌任命被擱置的原因,在于其曾力主一項收購煤礦的投資。但這項收購不屬于中外運目前的主營業務,違反了國資委的投資規定,而這項投資最終發生了虧損。
  在觀察者看來,此次對張的任免,顯示了出資人代表國資委的強勢。去年12月22日,國資委主任李榮融在記者招待會上即指出,央企領導人“不在狀態即需換人”。據悉,目前國資委仍在對張所涉投資項目進行審計。
  
  兼并路遙遙
  
  張斌“非常態離職”,繼任者趙滬湘蒞臨。與已經年屆65歲而繼任董事長的苗耕書不同,年富力強、有著物流相關從業經驗的趙滬湘的任職,被外界當做招商局與中外運兼并重組的開始。
  趙滬湘現年50歲,曾任職于原交通部海洋管理局,擁有美國路易斯維爾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與張斌相仿,趙亦是富于企業管理經驗的央企老總。趙于1985年加入招商局集團,歷任香港海通總經理、招商局集團總裁助理兼董事、招商局國際董事總經理;2001年11月起,出任招商局集團副總裁兼招商局國際董事局副主席。
  觀察家指出,總資產規模超過中外運一倍以上的招商局集團,以經營港口、基建及金融業為主,與中外運綜合物流業的主業不盡相同;雙方業務的交集,在于均擁有運輸及倉儲碼頭等。在國資委希望將目前169家央企合并到80到100家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的大背景下,將兩者合并而成為中國“物流巨艦”,可能亦在視野之內。
  “國資委的原則,是企業之間自愿結合。”一位接近國資委的央企負責人告訴《財經》。而趙替張職,亦可視為中外運與招商局合并的橋梁。
  但據知情人透露,在中外運內部,無論苗耕書還是趙滬湘,目前都沒有推行重大變革的跡象。在歷史上,中外運曾有過與另一家物流公司――中遠集團合并的計劃,但與招商局“合并”,則從未有過動議。在公司內部人士看來,中外運業績不俗,而招商局的主業與中外運并不一致,至少中外運的合并意愿并不強烈。
  “沒有從任何工作會議上得知有合并中外運的想法。”接近招商局的一位人士也告訴《財經》。事實上,趙滬湘與苗耕書均在今年2月初向媒體表示,對調任“感到很突然”。
  一位中外運內部人士坦言,在國資委內部,確有將招商局與中外運兩者合并的“提議”;只是目前,這樣的提議不僅沒有可實施方案,沒有企業的“自愿”基礎,即使在國資委內部,也沒有達成一致意見。
  在2005年12月初召開的《財經》年會上,受邀參會的國資委副主任邵寧提到,將國企做大后再轉讓,是比目前分散出售國有股權更優的一種選擇。
  實際上,自2005年4月國資委公布《企業國有產權向管理層轉讓暫行規定》以來,國資委已經明確將地方國企的管理權限下發,集中于中央控制的大型國有企業的管理。亦如華東理工大學商學院院長石良平所言,國資委除了為國有資本出售爭價,其主要精力,開始轉向管理央企并力爭使之成為“國家冠軍級”公司。國資委的角色,“漸漸演變成為一個超級大公司的董事會”。
  “對于央企的合并重組,國資委本身是有方案,就是基于行業進行重組。”一位中外運高層告訴《財經》。而目前以物流業為主業的大型國企,主要便是中外運、中海集團、中遠集團等數家,加上涉及物流的招商局等,均各有優勢;無論企業間的整體合并,抑或以業務為基礎進行分拆整合,都還沒有提出一致的方案。

相關熱詞搜索:招商局 碰撞 中外運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neqrhk.live
双色球红球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