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格沖突不給中國面子【俄格沖突背后的能源之爭】

發布時間:2019-02-05 01:22:43 來源: 法律論文 點擊:

  世界主要大國在俄格沖突期間的表現耐人尋味,其背后的真實含義是在能源上的博弈。   俄格沖突再一次令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俄羅斯身上。   兩個多月過去,情況已經變得明朗:俄羅斯此次出兵的直接目的是懲罰格魯吉亞,恢復對南奧的控制,而深層原因則是宣示俄羅斯維護國家利益的意志和決心。截至10月10日,俄羅斯維和人員已全部從南奧塞梯沖突“安全區”撤出。
  事情似乎已經告一段落,但多位專家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表示,世界主要大國在此次沖突期間的表現耐人尋味,其背后的真實含義是世界大國在能源上的博弈。
  
  美俄角力
  
  中國中俄關系史研究會副會長王海運告訴《財經文摘》,目前美俄關系陷入“冷和平”,表現為“關系全面冷戰,局部發生對抗”。他指出,對能源資源和運輸網絡的爭奪歷來都是美俄對抗的一大焦點,雙方的能源博弈主要圍繞中亞等地區展開。
  資源豐富的中亞,一直是俄美角力的競技場。雖然美國自身對俄羅斯的依存度很小,但布什政府一直把中亞視為補充和平衡中東的另一個石油和天然氣儲備基地。在鼓勵中亞國家繞開俄羅斯向西方出口的同時,美國政府也在游說中亞各國開放能源市場,允許西方石油公司投資中亞能源開采。
  同時,雖然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出產國和歐洲最主要的天然氣供應商,但也需要中亞的資源來滿足巨大的市場需求。所以,俄羅斯也加大了其在中亞的油田和輸油管道的投資力度,以抗衡美國。
  此次美俄對于格魯吉亞的爭奪,一定意義上就是對“油氣走廊”的爭奪。格魯吉亞地理位置鄰近黑海、里海和中亞,歐盟和美國一直把格魯吉亞看作避開俄羅斯的“能源供應第四走廊”(另外三條走廊分別為非洲及中東、俄羅斯、挪威)的一個主要組成部分。
  前幾年,為了改變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在歐美主導下,從中亞國家通過格魯吉亞領土修建了一條繞開俄羅斯的石油管道,弱化了俄羅斯以石油抗衡西方的能力。
  俄羅斯對此深惡痛絕,無疑會利用格魯吉亞的魯莽打擊西方的能源戰略,讓這條已經處于運營狀態的石油管道陷入癱瘓。而俄羅斯摧垮格方的軍事力量,令格魯吉亞護衛石油設施的力量遭受沉重打擊,讓西方對不再受制于俄羅斯的能源戰略企圖受挫。
  此外,美國在此次危機中的一直強烈譴責俄羅斯,卻未有更多實質上的制裁行動,部分原因是維護其在中東的能源利益。
  據悉,蘇聯解體前在中東地區有重要影響,隨著俄羅斯國家實力的增強,俄正試圖重振其在中東的傳統影響。在中東局勢愈發復雜的情況下,美國為保持對中東石油流向的控制,在伊朗核武器等許多問題上需要俄羅斯的支持。
  
  歐盟的曖昧
  
  眾所周知,歐盟以前的政治立場總是倒向美國的。而這次在對待俄格沖突問題的態度上,兩者卻分歧很大:美國對俄采取相對強硬的政策,而歐洲雖然也譴責俄羅斯,但在制裁問題上卻態度相對溫和。它不但沒有直接倒向美國,還派歐盟輪值主席國法國的總統薩科奇前往克里姆林宮進行斡旋。據《經濟學人》報道,法國政府9月1日宣布,受格魯吉亞危機影響,歐洲和俄羅斯關系走到了十字路口。
  歐盟為什么前后立場發生如此大的轉變呢?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副研究員蔣莉在接受《財經文摘》采訪時說,其主要原因在于,長期以來歐盟各國對俄羅斯能源存在著很強的依賴關系。
  據統計,歐盟30%的石油進口依賴俄羅斯,另外40%的天然氣需要從俄羅斯進口,預計這一數字到2030年將增長到60%。
  但是,俄羅斯近年來采取了一系列能源控制政策,把私人擁有的能源企業和能源資源收歸國有,還以法律手段打擊金融、能源寡頭。普京的治國理念已經把俄羅斯推上了能源壟斷的道路,國家控制的能源企業以及俄羅斯不斷收緊的能源政策都讓歐洲如坐針氈。
  2006年初,俄羅斯向烏克蘭提出天然氣漲價并一度停止向其供氣,由于烏克蘭是俄羅斯向歐洲很多國家提供天然氣管道的必經之地,這些國家也跟著烏克蘭飽受“斷氣”之苦。
  因此,正如STRATFOR戰略預測中心所指出的那樣,在對待俄羅斯的態度上,歐盟既沒有打擊俄羅斯的軍事力量,也沒有抵制俄羅斯的明確意愿。在能源價格高企的今天,歐盟各國更是不敢輕易對俄羅斯說“不”。
  
  中國的機會
  
  中國曾是石油出口國。但是,從1993年開始,經濟的繁榮發展和石油產量的下降,已使中國成為石油純進口國。目前,中國已經成為全球原油消費量增長最快的經濟體,成為世界上僅次于美國的第二大石油消費國。
  長期以來,中國的石油資源必須經過南海、馬六甲海峽、印度洋和紅海輸入。中國有超過一半的進口原油來自中東,80%左右的進口原油需要通過馬六甲海峽運輸。這給中國的外交帶來諸多不便,一旦中美關系緊張,中國石油和天然氣的輸送將非常不暢。
  王海運認為,作為能源消費大國,中國應該為高速發展的經濟建立多元穩定的油氣供應渠道。
  中國巨大的石油需求使得中俄能源合作上升到了戰略高度。早在1994年,中國與俄羅斯就開始討論建造鋪設俄遠東至大慶,簡稱“安大線” 的輸油管項目,卻因為多種復雜原因而擱淺。
  自2007年下半年以來,國際原油價格持續走高,中俄石油貿易的供油方――俄石油又向中石油提出漲價要求,并堅持稱,這種訴求如果得不到滿足,“兩國公司之間在石油供應方面就不可能有重大推進”。最終,中石油無奈只得接受漲價的要求。
  對此,王海運認為,為了滿足中國經濟增長對油氣的需求,確保中國油氣輸送安全,中國必須實行石油進口多元化戰略,開辟陸上近距離油氣輸送管道,即不經過第三國而從中亞直接貫通到中國的油氣輸送管道。
  到2006年5月,西起哈國阿塔蘇,東到中國阿拉山口,全長962.2公里的中哈原油管道已經全線通油。中哈原油管道是中哈兩國之間的一條陸路管線,不經過第三國,是第一條能源傳輸大動脈。中哈輸油管道建成后,使我國部分石油擺脫困難重重的海上運輸,直接從陸路進口,中國進入一個更加穩定、安全供油的時代。
  而此次俄格沖突的爆發,對獨聯體國家產生強烈震撼。烏克蘭與立陶宛等國首先站出來明確表明反俄立場,譴責俄羅斯。阿塞拜疆表態支持格魯吉亞維護“領土完整”,則是因為俄羅斯支持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爭奪納卡地區。
  王海運建議,中國或許可以利用這次機會,促成上海合作組織能源合作機制的建立。

相關熱詞搜索:之爭 沖突 能源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neqrhk.live
双色球红球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