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道林辭職內幕]茅道臨

發布時間:2019-03-10 01:24:47 來源: 法律常識 點擊:

  在新浪董事會上,兩年前逼宮王志東的一幕重演,不過,這一回的主角是茅道林   5月11日新浪董事會在美國硅谷召開了一次全體會議,雖然此時全球SARS疫情依然嚴峻,以姜豐年為首的七位董事還是悉數出席,未能到場的則通過電視電話參加了討論。
  盡管在后來的公開報道中,茅的離職被描述為“功成身退、主動請辭”。但事實上,已經掌管新浪兩年之久的CEO在走近會場前根本沒有意識到,迎接自己的將是一次決定自己在新浪去留的會議。
  會議開始后,董事會主席姜豐年就突然站起來發言,稱管理層對茅道林不滿。在新浪董事會上,兩年前逼宮王志東的一幕重演,不過,這一回的主角是茅道林。
  聽到指責,茅當時就跳起來,表示“不可能”。就在幾星期前,他還與新浪的主要管理層交換過意見,在那次懇談中,并沒有聽到對自己不滿的聲音。
  事態的變化令茅猝不及防。姜豐年當場拿起電話,一個一個向管理層征詢意見。除了技術總監嚴援朝沒有表態,幾乎所有的管理層都做出了倒茅的表示。
  這樣,茅道林已別無選擇。最后,董事會以四票對三票通過了對茅道林辭職的決定。新浪CEO再次易人。接替他的是原新浪網執行總裁、年僅30歲的汪延。
  
   新浪“政治”
  
   在新浪一位消息人士提供的這一版本中,辭職當然不是出自茅道林的意愿。據說,茅原本打算干到年底再請辭,會議的逆轉,使茅道林失去了全身而退的機會。而親耳聽到眾多同事對自己工作的批評,在任何當事人都不會是愉快的經歷。雖然《財經》從5月13日以來一直試圖聯系茅道林,但是電話不是關機就是無人接聽,茅的心情、下一步的打算,目前已無從得知。
  當《財經》求證一位新浪董事時,該董事表示,茅道林志不在此,已多次請辭。而汪延也在接受《財經》專訪時證實,兩年前茅道林臨危受命時,曾經提出實現收入多元化和規模化盈利兩大目標,目標實現后,茅道林覺得退出的時機已成熟,曾在2002年底提出退出,而董事會則希望茅再多留一段時間。從那時起,雙方一直在協商。
  兩種版本孰真孰假,在新浪董事會圈外的人已難有定論。但在一些業內評論人士看來,新浪在NASDAQ的股價表現遠遠落在網易和搜狐之后,也許是董事們最終決定換人的關鍵原因。
  截至5月13日,三只中國網絡股的股價分別為:網易25.40美元,搜狐19.47美元,而新浪則以12.45美元排在最后。
  這也是投資者對于三家公司公布不久的2003年第一季度財報的正常反應。網易季度內收入1420萬美元,凈利潤為830萬美元;而搜狐收入1440萬美元,凈利潤為460萬美元;新浪雖然以1811萬美元的收入排在收入榜榜首,凈利潤卻只有338萬美元。
  董事們當然期望原本是中國第一門戶網站的新浪能拿出更好的業績,來自管理層的指責則更為直接,他們認為,“茅道林做事虛無縹緲,管理風格令人不能接受。”
  一位接近茅的消息人士則認為,管理層與部分董事聯手發難有更深淵源,承襲了新浪一貫的“政治”邏輯。當年王志東離開,直接原因就是管理層對于新浪業績連續下滑而王志東無所作為的情況忍無可忍,終與早已不滿的董事們聯手炒掉了王。
  不過此次情況顯然大有不同。當年新浪股價已跌至兩元以下,而現在新浪已成功實現盈利,市場份額繼續保持領先。這個業績不能說驕人,至少算得上差強人意。茅道林之所以位置不保,分析人士認為,與王志東離開后的路線之爭大有關系,源頭可以追溯到2001年9月新浪與陽光的合并。
  關注過那樁合并的人應該記得,合并后原陽光文化總裁、時任新浪董事會聯合主席的吳征曾躊躇滿志地表示,新浪陽光未來將在跨媒體道路上繼續前進。而茅道林也公開表示,并購陽光是看中了其在媒體方面的深厚人脈。
  這是茅道林就任CEO后的首樁購并,人們有理由相信,吳、茅和在購并中扮演過重要角色的原新浪董事段永基在決定購并之時已然達成共識。種種跡象顯示,這個共識就是雙方攜手打造一個媒體王國。
  然而問題在于,如果新浪要做一個媒體公司的話,新浪多年在IT業的人才積累都將變成雞肋。這顯然是新浪的元老們不愿看到的局面。就在那段時間,有關當時新浪執行總裁汪延將下課的傳聞此起彼伏。
  2001年10月,茅道林實施了合并后的第一批裁員,為了止虧和保住現金以便繼續跨媒體戰略,一些董事甚至有過砍掉海外公司的提議。但是沒等大刀舉起,從董事會到管理層反對之聲已不絕于耳。更多的元老傾向于繼續做一個服務多元化的IT公司。新浪的海外公司盡管不盈利,但一直是新浪作為國際化網站的象征,且大多與海外董事們關系密切。
  在來自海外董事和公司元老的壓力下,海外項目的削減沒有再繼續。新浪陽光之盟名存實亡,新浪就此放棄了向媒體的轉型。雖然轉型以茅的妥協而告終,但是作為當時矛盾的焦點,茅與董事會及部分管理層的分歧已如草蛇灰線般蔓延。
  
   人心得失
  
  不在其位的人通常喜歡假設,如果我做CEO,可以做得更好。不過現實從來無法假設。
  據說,茅一上任就戲稱自己為維持會會長。一位業內人士認為,客觀地看,這樣的定位至少對于撫平王志東離去后的董事紛爭和管理紛爭是很有好處的。由于茅在意見分歧的董事和失去龍頭的管理層之間艱苦斡旋,在創始人離開后,新浪獲得了兩年穩定發展的時間。
  不過,從《財經》了解的情況看,對新浪員工而言,茅的退出并不像當年王志東那樣引人注目。在汪與茅之間,似乎大多數人還更傾向于汪,因為汪畢竟是參加過創業的老人,而茅從早期的投資人到后來臨危受命,從來都代表著冷酷的資本形象。
  茅道林的才華不容懷疑。雖然現在硅谷這個名字已失去了上個世紀90年代末那種眩目的光彩,但是能混跡于硅谷的風險投資家們中間仍然是一種成就的象征。他在咨詢業和投資業的從業經歷更使他具備了很強的資本運作能力和開闊的國際視野。新浪的一位員工在親眼目睹了茅道林與一重要客戶的談判后,總結說:“沒有茅拿不下的客戶。”
  凡是與茅打過交道的人都喜歡用這兩個詞來形容他:“聰明”和“職業”;也有人更直接地稱他為“狐貍”。茅道林有著與他年齡不大相稱的老練和內斂。
  但茅道林畢竟使一部分人失望了。他被一些下屬評價為“志向宏遠,但是大多不能付諸實施”。茅道林曾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他的工作原則是不在晚上九點以后工作。這在很多從創業期就在新浪摸爬滾打的元老級員工看來,可以說得上“懶散”。
  在王志東事件之后,新浪已經很難再維持表面上的和平景象。對于向王志東發難的管理層,新上任的茅道林是否心存忌憚人們無從得知,但是有關汪延位置不保的傳聞在這兩年間一直在新浪內外流傳,最近的一次就在半年前。
  據新浪內部人士透露,茅道林從去年以來新提拔了一批香港人和海歸派擔任要職,無形中削減了一部分執行總裁的權力。
  更使茅道林失卻口碑的事情發生在2002年底。對一位出身于風險投資領域的人而言,27萬美元的年薪或許不算什么,但這與新浪員工甚至其他管理層的差距實在太大了。而茅的錯誤在于,他沒有意識到這對人心穩定的影響。2002年底,他宣布取消了往年新浪員工都會有的雙薪,這或者是為了在即將出臺的季報上有更好的財務表現,但實際效果卻使茅在新浪人心大失。
  
   漁翁得利
  
  接替茅道林的汪延,被段永基稱為“中關村里年輕的老兵”,曾是少年得志的典型,當年二十出頭便被王志東委以重任,一度在公司予人盛氣凌人的印象。不過即使距離很近的人也感覺到,在韜光養晦兩年多后,汪延給人的印象是謙虛了、成熟了。
  從王志東到茅道林,再到現在的汪延,在業界觀察家看來,新浪的管理層日漸呈現弱化的趨勢。新浪分散的股權結構本身為管理層提供了空間。在王志東時代,新浪的CEO甚至可以左右董事會;而以溫和著稱的茅道林,則以其在風險投資界的多年歷練令人不能小視。不足30歲的汪延,能否續演管理層的強勢角色呢?
   2003年5月14日,在接受《財經》專訪時,汪延一再強調自己從個人能力、經驗等各個方面都不如前任,但是他有很強的信心做好新浪的CEO,“因為依靠團隊的力量,是最重要的,新浪從來不是一個個人的公司”。汪延特別指出,他“不是一個過渡性的CEO,希望更透明地跟大家溝通”。
  至于自己和團隊的薪酬與股權問題,汪延表示,不久將會有交待,但是他與團隊的一個共識是要在一年左右的時間中力爭取得成績再談待遇。
   汪延認為,自己上任時機不錯,但問題在于“新浪的資源太多,現在開掘出來的也就在20%”,因此要改善業績,關鍵在于“資源的優化配置,要將現有的資源開掘到及格分,發揮700人公司應有的效率”。不過汪延否認了董事會對自己有提升利潤或股價這樣直接的目標。新浪內部人士評價,汪延在網站策劃、管理運營與市場拓展方面有比較成熟的經驗,對前沿業務有比較獨創的見解,是個務實的人。至于對于自己缺乏國際資本運作能力的批評,汪延并不回避,但是相信“團隊的力量可以使我們互補”。
   無論如何,汪延的上升為新浪開掘了新的想象空間,他需要證明在一個好平臺上能否比前任做得更好。對投資者來說,茅道林的去留或許已不是重點,更重要的是以四通為首的新浪大股東加強了對新浪執行層的控制。

相關熱詞搜索:內幕 辭職 茅道林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neqrhk.live
双色球红球图表